悠莎。

有繪板不愛用。
凹凸是個大坑(´・ω・`)

© 悠莎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米英】恶作剧

暖洋洋的空气在房间里回转, 雾都的伦敦湿气重重,令人忍不住犯困。坐在摇摇椅的亚瑟终於也抵不住睡魔的袭击睡着了。坐在旁边的阿尔目不转睛地盯住旁边人儿安稳的睡脸,不禁想恶作剧一番。

他从冰箱拿出一块小冰,走到亚瑟旁边把小冰轻轻碰在亚瑟的脸颊上。见亚瑟的眉毛皱起来,阿尔忍不住偷笑。

他拿下眼镜想拭起自己眼角的眼水时,亚瑟一把抓住他的手,并愤怒地说:“美/国你这家伙在干什麼啊!又不是小朋友了。“可是阿尔却一面正经邪恶地笑着回答:“英/国的睡脸太可爱,令我忍不住想捉弄你呢。“你 你 你在说什麼啊,笨蛋!“亚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。阿尔回复平常开朗的模试大笑。

一直喜欢亚瑟的阿尔,“喜欢你“什麼的根本说不出来,他没有这个胆量。国/家是不允许拥有多余的感情。可况他是美/国,美/国可是现在世/界的强/国,世/界还需要Hero去拯救呢!阿尔想。
阿尔清一清嗓子说:“今天我就先走了。“看阿尔说出这惊人的发言,亚瑟愣着说:“现在不还是中午嘛,这麼快就走了?平时不都晚上我赶你找走......““今天有点事呢.“阿尔拍上椅子走往门口。

眼看阿尔离开自己家门,亚瑟像放松了一样的伸一个大懒腰,抬头看着空白的天花板。这麼安静的时候他好像没有过,以前和阿尔的事像水流一样拥进脑中,也包括300多年前的那件事。亚瑟拍一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不要再想。

明天阿尔也自然地打扰,没有人知道他下午到低干什麼去了。亚瑟坐在阳台喝红茶。早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,再加上他优雅的动作再次令阿尔看入迷。亚瑟觉得有点不对劲,於是转头向阿尔的方向望,发现他正在看自己“你最近怎麼了?怎麼老是在发呆。“阿尔被亚瑟的声音从思考拉回现实“没有什麼啊!“阿尔苦笑。余下的时间不多,他想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几天过去了。阿尔这个时候很焦急,他在自己家中不停转圈,没有一分是安静的。来帮忙的托马斯觉得很奇怪,於是他问:“美/国先生,请问发现什麼事了?“
阿尔停止转圈回答:“啊立/陶/宛!那个呢....“他走到托马斯耳边。

TBC.

评论
热度 ( 2 )